财经>财经要闻

朱经纬求不留入狱纪录 称欲求职 下月裁决

2019-08-09

退休警司朱经纬于伞运期间以警棍打途人,被裁定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成,判监3个月,法庭9日续审理其上诉申请。朱的代表资深大状透露,朱退休后本欲求职,但因牵涉本案,一直未能找到合适工作。而朱接受判刑前已还柙16日,惩罚已足够,希望法庭就算驳回其定罪上诉,也可改判有条件释放,亦即签保守行为,以免留下入狱纪录。法官听罢双方陈词,订于9月14日颁布判词。
支持与反对朱经纬的阵营,9日继续在庭外对阵。当撑警一方高呼「支持朱经纬」,另一边便紧接大叫「上诉失败坐监」,两边同样大声。有军装警员拍摄反对朱经纬的示威阵营,并以大声公呼吁他们克制冷静。

与旧同袍嘘寒问暖

朱经纬出入法庭时面对双方阵营,神态自若,聆讯前后亦表现冷静,偶尔与到场支持他的昔日同袍互相嘘寒问暖,亦有与到庭旁听的前妻闲话家常。散庭后,一众友好上前问候,朱只淡淡然说:「到时睇吓点。」
朱在4名高大健硕的西装男护送下步出法庭,保持沉默,登上一部七人车离去。据车牌纪录,车辆属一间专业安保服务公司所有,公司服务范围包括为要员和名人提供贴身保护。CEO黎家智同是警司级人马,2010年为警队创立反恐特勤队,离职后成立公司。
代表朱的资深大状郭莎乐9日继续陈词,指案发至今4年,朱一直被占领运动支持者针对滋扰,更有传媒长时间跟踪,行踪被放上网,甚至和家人用膳的情形亦被拍下。至今,庭外仍有人向他示威,朱难以过正常生活。
年届58岁的朱虽已退休,但仍属壮年,本欲趁尚算有气有力之时重投人力市场,但他既受本案困扰,又怕有人骚扰他将来的雇主,一直未能找到合适工作。而朱曾因本案还柙16日,惩罚已足够,希望法庭即使驳回上诉,也可改判有条件释放,亦即签保守行为,令他免留入狱纪录。大状补充,朱当时使用警棍的做法合理,而原审裁判官亦无指控朱当时怀有惩罚事主郑仲恒等不良信念,那唯一结论应是朱正在做他认为必要的事。
律政司一方指,据现场片段,客观上郑没作任何不遵从指令或抗拒的举动。至于郑是否有权留在现场,律政司指虽然高院已发出禁制令清场,但郑当时没有做出任何违反法庭命令的行为。

责任编辑:宗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