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20

黄瑞林说,今届的雪州议会有很多新科议员,所以他一直在致力引领朝野议员,确保他们顺利发挥。

报道:林家彣     摄影:张翌伦

雪兰莪州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担任雪州议长,在今年6月26日正式迈入一周年,这也意味着他已逐渐摆脱“新人”二字。

保持严格标准

对于自己担任议长一年的表现,黄瑞林谦虚地说,还有进步的空间,要继续督促自己前进。

“我还是会继续保持严格的标准和处事方式,因为雪州议会是全国各议会的领头羊和改革先锋,不只改革要做得好,纪律和穿着都很重要。我希望让人看到议会神圣的一面,而不是一个时尚秀!”

- Advertisement -

来自行动党的黄瑞林曾经在2004年的马来西亚第11届全国大选,直捣雪州适耕庄州选区打败老树盘根的马华原任议员谢锦龙,首次当选州议员。当时,他和邓章钦成为雪州议会中仅有的两位反对党议员。

随后,2008年的第12届大选,黄瑞林也成功为行动党守土,惟不同的是他已经随着雪州的变天,转为当朝议员。较后,他继续获得选民支持,在2013年和2018年大选蝉联适耕庄州议员。

中学学历任议长遭质疑

不过,作为4届议员,当他在2018年6月26日宣誓就任为雪州议长时,大众对他的质疑却排山倒海,原因是出身草根的他只有中学学历。

所谓“英雄不问出处”,黄瑞林说,虽然其学历曾引起争议,但论经验,除邓章钦外,他是雪州最资深的州议员之一,而且历经朝野,所以无论是朝野论争的角度和问题,都能轻易掌握和了解。

“这是我的优势,让我能更胜任议长一职。”

他相信通过表现和累积的经验,努力学习,假以时日就可以克服一切,为自己平反。

“如果有机会,我也想上一些课程提升和强化自己,多学多看,惟要做好时间分配。”

黄瑞林是在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时,对过去一年任议长的心路历程侃侃而谈。

作为在雪州“改朝换代”后的第3任议长,黄瑞林认为,雪州议会已经历了10年改革,2018年全国首位华人议长邓章钦就是改革的先锋,接任的杨巧双也让改革迈向高峰。

“例如,之前的雪州议会只有公共账目委员会、特权委员会和常规委员会,到了杨巧双时期,委员会就高达10个。不过,到我这届,我已经改为9个,即少了水供委员会,这是因为水供重组的工作已经完成,所以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询及邓章钦和杨巧双任职议长期间,都将议会领至高峰,接任会否有压力,黄瑞林说,会以平常心看待,不为了改而改。

“我接手后,可能大家会期盼更大的改革,但我研究发现,其实雪州已经处于改革成熟期,不需要为了改革而改革,而是要根据需要来改革。”

“我现在的责任,是要加强这些工作。”

除此,黄瑞林担任议长的同时,还要兼顾州议员身份,不过,他认为,这不是问题。

“对我来说,这只是时间上的掌控,如果有重要的事宜,我还是会回到适耕庄。没有召开议会的时候,基本上我会保持每周2天或3天待在适耕庄。”

曾因美食胖成83公斤 为健康甩10公斤

鱼米之乡适耕庄好山好水,美食遍布,黄瑞林担任多届适耕庄州议员,体重一度升至83公斤。

不过,自黄瑞林于509大选前半年开始贯彻健康生活后,现在成功减至73公斤,甩掉10公斤肥肉,正式和浑圆的肚子说“再见”。

继2016年大港补选后,《光华日报》雪隆办事处记者再度采访黄瑞林,刚会面就忍不住抛出一句“你瘦了”。记者还在质疑是否看错时,黄瑞林就笑着坦言,确实是瘦了。

他还说,适耕庄人好环境好,好吃好玩,所以以前吃得肥肥胖胖。

“当时我很自然地就忽略掉健康,行动力变慢,身体常酸痛。”

身体响起的警钟,让黄瑞林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成功瘦身的他也相信,有了健康的体魄,才能更有活力,然后可以通过积极正能量为民服务。

多运动少吃碳水化合物

他还不吝啬地分享减肥秘方,就是要贯彻自律,多运动和关注饮食,如吃低卡和减少摄入碳水化合物。

他说,509大选后,不到1年,雪州就进行了4场补选,其中双溪甘迪斯、斯里斯迪亚和士毛月都是因为州议员病逝而引发。

这更加提高他对保健和健康的意识。

“不只我要减肥,我们还希望大家一起瘦身,所以州政府也推出‘雪州瘦身’(Slim Selangor)健康运动计划,规定公务员每周必须运动1小时。”

处理民生问题非要务 参与立法最重要

黄瑞林说,参与立法才是州议员首要工作,而不是去“看垃圾”,处理类似的民生问题。

“有必要把以前州议员只是负责‘看垃圾’角色,摆回正轨。”

他直言,过去几十年来,马华州议员在议会中的角色不重,反而是注重在“看垃圾”。

“马华过去都是这样,因为他们没有东西做,在议会也不讲话。现在我们要教育选民,让大家有更多的醒觉,包括了解州立法议会的运作,包括议员主要的工作是在哪里。”

他认为,州议员不应该缺席议会,虽然其他工作也很重要,但不是排在第一位。

“州议员最重要的工作是立法,参与州议会、辩论和整个雪州的发展。目前,议员们出席议会频率还好,年轻的比较积极。至于国阵旧人出席率则稍微低些,在各委员会会议的出席率也不太高。”

鼓励村委会成员参观州议会

他强调,如果可以让更多村长、村委会和居民协会了解州议会,对民主发展更有利。因此,他也鼓励村长致函申请,以安排村委会成员来参观州议会,了解立法真正意义和议员角色。

“其实以前的州议员有点不务正业,所以我希望把它扭转回来,其实这些‘看垃圾’的工作应该是由市议员负责,议员则是从旁协助。”

希盟政府新手多 处学习摸索阶段

黄瑞林说,雪州政府已经进入正轨,趋向稳定,目前所需要做的就是确保团队不懒散。

“大家可能会在安逸的时候,放缓脚步,所以我们要懂得自我鞭策和提醒,避免怠惰。”

他说,现在希盟在雪州也获得公务员支持,不像中央政府般还面对着和公务员合作的问题。

“要得到公务员的信任是一个挑战,现在雪州都可以和公务员融洽地合作。”

他也坦言,现在希盟政府还有很多新手,还在学习和摸索阶段。

“至少要两年的时间才能看到内阁部长们的表现。假设到时候,仍有内阁部长不达标,就有整顿内阁,更换部长的必要。”

黄瑞林于2018年宣誓成为雪州议长,在6月26日满一周年前夕接受《光华日报》专访,畅谈议长生涯的点滴。

反对党只要发挥好 少数声音不会被埋没

雪州经历4场补选后,朝野州议员比例已经从509大选原有的51对5,变为现今的50对6,惟不变的是反对党州议员的人数仍不到10%,不免让人担心少数声音会被埋没。

不过,黄瑞林就以自身的经历驳斥这类质疑,说早年他与邓章钦是雪州议会中仅有的两位反对党议员,但只要发挥得好,声音就不会小。

“邓章钦曾在2005年被逐出议会厅数月,剩下我一个人,但我也尽量扮演反对党角色。现在他们有6个人,声音不会比我们当年小。”

他也点评这6名反对党议员表现中规中举,有些就还没有进入状况,如刚进州议会的巫统士毛月州议员查卡利亚。

至于旧人则在国阵失去政权后,兴致缺缺,有自我放逐心态,如巫统双溪武隆州议员三苏丁及巫统乌鲁安南州议员罗斯妮。

他点名亦有些反对党议员比较有活力,因为较年轻,如巫统双溪侨华区州议员里占依斯迈。

他说,今届有很多新科议员,几乎有三分之一是新面孔。为引领他们,他在去年年中亲自带领朝野州议员前往浮罗交怡参与检索和自我提升活动,学习议会基本常规和运作。

面对别让议会太沉闷挑战

- Advertisement -

“至于我在议会面对的挑战,就是不要让议会太沉闷,要让议员保持活力,尽情发挥。”

他提到,杨巧双任议长时就做了很大的改革,即修改议会常规,确保反对党领袖必须扛起公账会主席一职;惟当时的反对党领袖拒绝担此重任,转由他暂代主席一职。

“不过,这届,他们终于愿意扛起这责任,顺利让反对党领袖承认他们的地位。为提供更多平台让反对党发挥,我也把原本仅有1位反对党成员的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增至2位。假设他们不发声,则是他们的问题。”

责任编辑:谈玑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