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30

骆金莺(中)希望冤有头债有主,希望阿窿和债主别再骚扰她。左起为李燕韵、黄基全、黄思汉和叶国荣。
骆金莺(中)希望冤有头债有主,希望阿窿和债主别再骚扰她。左起为李燕韵、黄基全、黄思汉和叶国荣。

(蒲种25日讯)前夫欠债,阿窿却找已离婚的妻子讨钱,女事主喊冤“我也是债主!”

46岁的骆金莺(教师)与前夫吕先生(从事信息技术行业)婚姻关系12年,育有一名儿子,两人在今年9月正式离婚,自离婚上庭见过一次面后,就再也没有见面和联系。

骆氏透露,前夫在今年3月闹失踪,逃跑1周之后阿窿开始张贴前夫照片,从前夫朋友口中得知前夫欠了阿窿约10万2000令吉。

她相信,除了阿窿,还有其他债主,因为前夫3个好友在今年10月到学校找她要钱。

她指前夫有赌博不良嗜好,之前曾向阿窿借贷2次,第一次她和家人帮忙还清8万令吉,而第二次则是前夫公司伙伴帮忙还清16万令吉。

- Advertisement -

她今日在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和雪州行政议员兼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骆氏说,他与前夫的房子在今年7月转售,卖房金额全数归前夫,然而她在今年8月开始陆续遭阿窿骚扰和威胁,说是要四处张贴其头像,甚至到前址泼红漆,害得妻儿必须帮新屋主清洗。

她强调,阿窿别想找她还债,因为她也是债主,她曾帮前夫偿还8万令吉的债务。

“我要澄清,我与他一刀两段,是完全没有关系,他的事情与我无关。”

“我不知道其前夫下落,没有联络也没有见过他,不知道前夫在哪儿,他的死活也不知,欠债也不知,别再找我了。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离婚上庭时。”

从前夫友人口中得知,骆氏指前夫之前每月有定时还几百令吉,但是8月开始停止还钱。

两人已法定离婚

黄思汉说,阿窿不断骚扰事主,骆氏每天活在恐惧之中,而且她是单亲妈妈,担心阿窿在工作地点闹事影响其生活和收入。

他告诉阿窿,冤有头债有主,事主与前夫两人已法定离婚,不再是夫妻,因此请停止骚扰事主。

- Advertisement -

黄基全认为,联邦政府和警方应该展开行动,杜绝阿窿猖獗。

他补充,尤其是目前整体经济不景气,很多人会向阿窿借钱。

出席者尚有梳邦再也市议会市议员李燕韵和叶国荣等。

责任编辑:柏携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