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17

杰瑟尼(右)在主持人陪同下,听取公众发问。
杰瑟尼(右)在主持人陪同下,听取公众发问。

(槟城2日讯)槟州水费是否调整,槟州供水机构首席执行员拿督杰瑟尼说:“新部长上任了,我们就等吧”,一切有待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听取汇报后,作出决定。”

杰瑟尼周二在宏愿大学主讲“槟州水供的可持续性”讲座时,直评槟城水费至今仍是全国最低,即家庭用水是每1000公升只需32仙,但槟民用水量却冠全国,是每人每日平均用水276公升。

“这完全不成正比,我也不太高兴。但我们可以做什么呢?槟城人可以不计较电费多高、手机费多贵,可是一说调涨水费,州政府都可能垮台。”

他打趣说,这不只发生在槟城,也是大马多州的现象,造成政治人物都有“调高水费恐惧症”。彭亨便曾发生多年来不敢调高水费,最终导致生水过滤设施因缺乏资金失修,连皇宫也断水。

他直言,槟民正因水费廉宜,常视自来水为“天赐般”的理所当然,不珍惜水源而过度用水。槟州供水机构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便向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提呈调整水费建议书。

- Advertisement -

他也在讲座时提及,其中一项建议是将现有的水源保护附加费,从48仙提高至1令吉。但一切建议,最终因为大选将至,所以都被喊停。

他在记者会上,被媒体追问有关水费调整课题,在大选后有何进展时说,本身与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已于8月7日会见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向后者作出滙报。

“我们谈及3个课题,一是乌鲁姆达伐木、第二是霹雳河和第三项,即调整水费。”

无论如何,杰瑟尼没有正面回应3人对谈的内容与结果,只说一切有待该部门官员,给新任部长针对水费课题再作滙报后,由部长作出决定与宣布。

他被媒体追问,槟州供水机构会否再度提呈建议书或其他时,只说该机构不会再有动作:“现在中央与州同为一家了,我任就等吧,看部长会怎么做。”

槟80%生水来自姆达河 乌鲁姆达须宪报集水区

槟州80%生水来自姆达河,纵然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早前宣布停止乌鲁姆达伐木,但杰瑟尼强调只有吉打给乌鲁姆达宪报为百分百集水区,槟城才能得到保障,令人安心。

是场逾2小时讲座,由杰瑟尼一人撑场,从英殖民政府选择水坝地点、策略性保护水资源不受破坏,再细述数槟州供水机构职责、多年来工作和乌鲁姆达集水区重要性,机构如何与各州政府周旋等。

他坦言,槟州过度依赖姆达河。但姆达河关乎北马3州,即吉打、槟州和玻璃市共400万人口的未来生活。

他在记者会上被追问进展时说,本身在慕克力发表上述宣布后,曾第一时间发文告回应感谢。然而,乌鲁姆达至今仍有近74%面积属伐木区。

“只有吉打州政府将乌鲁姆达再宪报为完整集水区,我们才得到保证,不然,同样事情只会不断重演。”

他同时强调,中央政府必须给吉打(宪报乌鲁姆达为集水区)作出赔偿。因为吉打此举是“国家服务”。

“因为吉打给3州提供了水源,吉打甚至是全国米仓,不能被中央忽视,否则在未来将形成灾难。这关乎3州150万个经济工业存亡,占大马国内生产总值的10%。”

他也补充。本身过去3年为上述课题奔波,甚至发了50篇文告。

未来争取购买霹雳河生水

- Advertisement -

另外,针对槟州为未来争取新水源,拟向霹雳在购买霹雳河生水一事,杰瑟尼坦言双方对上一次在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安排下会面商讨,是在2015年3月25日。

“这课题是我们要买生水,但霹雳要卖我们已处理好的自来水。槟州治水工程委员会主席再里尔已致函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待中央安排两州会面,到时再看。”

此外,有媒体询及槟州交通大蓝图中的基建设施工程庞大,是否影响槟州供水机构地下水管设施时,杰瑟尼说将交由环境部在审视环境评估报告时,作出评估检视。

责任编辑:白嵝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