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9-16

 

 

报道:黄思来

随着科技创新的演进,我们正进入一个消费者与银行关系转型的时代。

- Advertisement -

尤其信息科技与移动通信的发展,给银行业带来了措手不及的革新浪潮。

近年来,世界各国传统银行在努力应对收益率下降和监管成本上升的问题,不得不准备好如何去应对这一轮新的银行业现实。

他们现在必须与新的竞争对手作战,这些竞争对手可能或不一定受到同样严格的规则约束。

这种新型银行已经在本区域,特别是在中国蓬勃发展,它们登陆马来西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数字银行(也称虚拟银行)是一种没有实体存在但在线和通过移动平台提供产品和服务的银行。星展集团的数字银行和阿里峇峇的蚂蚁金融,还有腾讯的WeBank已异军突起。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已经表示,它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提出虚拟银行执照许可要求。

银行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但他们做得够吗?他们是否要参与这个新的银行游戏?

最终,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国家银行的指导方针上。例如,数字银行游戏范围规则是否对所有人开放或仅限于技术人员?数字银行会像传统银行一样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中运作吗?同样的规定是否适用于两者?

虽然该行业正在等待许可标准,但可以肯定的是,银行和技术公司都在关注许可证。

区域技术巨头Grab和七家银行中至少有四家回应<The Edge>财经报的提问时表示他们有兴趣寻求大马数字银行许可执照。

可以预见,数字银行的出现将给消费者提供更多便利,也给成千中小企业带来了更丰富的金融服务,更好地融合到人们的生活中,特别是50岁以下群体。

此外,区块练时代的急速演变,通过信息安全的突破,数字银行可以避开有泄露风险的中央信息储存库,取而代之的是可加密,较为分散的信息系统。

香港发放3牌照

今年3月,香港金融管理局向三家公司发放了牌照,包括渣打银行、中国银行的一家子公司、以及众安在线财产保险公司。

在金融危机后不景气的那些年,花旗集团押注了银行业的未来模式,如今其益处正开始显现。

- Advertisement -

当美国银行以及摩根大通公司通过旗下遍布全美数以千计的分支机构吸收大量低成本存款的时候,一度濒临破产的花旗则在收缩其业务范围,将注意力放在一些大城市上,以扭转自身面貌。

如今,花旗高管们开始相信,许多美国消费者终于准备好抛弃前往银行分支机构办理业务的传统银行模式,全面拥抱数字化银行的时代。

全球正把握消费者与银行关系转型的时代进行改革,看来,大马推进数字银行义不容辞,恰逢其时。

责任编辑:丁鳃皑